十字架

发布者:团委发布时间:2018-04-02浏览次数:10

冷火

不太认为自己是一个高尚的人,尽管教育家摆出那么义正辞严无可反驳的证据证明人生的价值在于贡献在于舍已为人。但从小到大,关于贫穷的故事使我无法阻止对金钱的热爱与孜孜的追求。我的人生轨迹也一直为着这样的一个目的通向一个尽头好的工作,好的家。然后,像所有的人那样,平凡,匆忙,劳累一生。

我认为这是一个不太容易产生奇迹的时代。

爱幻想。十八岁的热血在心底熊熊的燃烧,十八年的革命英雄主义教育总会使我对平凡退避三尺,但这个时代早已失去了往日的战火与硝烟,歌舞升平以及消费与享受地位的疯狂提高使人们越来越变得胆小与宿命。偶尔翻报纸,对一则溺水救人的报道竟愣住了半天,在生命的隘口一个人的人格显得那样高低互见径渭分明。在英雄面前我总是又羡慕又自卑,我猜如果当时我在场对着失足的溺水者自己绝无跳下去的勇气,因为我不会游泳,而且我很怕死一一老爸养我这么大不容易不能就这么没了。想完又很痛恨自己,所以每次乘船或过桥的时候总是胆颤心惊,默默祈祷千万不要有人掉下去,盼着所有的人都能长共相保一生平安。

于是洋洋得意,起码自己还有一个优点,那就是还不坏。

自诩多才多艺,狂妄得以为老子天下第一,却无法挽回失去看不清未来,只得一头的爱情。躲进回忆的阁楼里,在静夜里将印象中熟悉的或不熟悉的人统统翻出来晾,顺便按图索骥牵扯出自己曾经并不爽朗的笑声和落过的一些不争气的眼泪,并为之感慨万千唏嘘不已,在往事配酽的氛围里尽情的迷醉,有时一觉醒来耳边传来句陌生的普通话,还真有一种脱离现实的感受。想着那些曾经在我的人生旅途中扮过主角却又默默走远的人们,禁不住的伤感与无奈。

习惯了无聊与忙碌,头晕脑转的当儿却忘了自己在做些什么,该做些什么,像被蒙了头的驴子围着磨转圈儿,心里却始终搞不懂这样转的意义,陀螺似的任时间抽打,一直到被主人遗弃。寒假归家,一刻也待不住,和一帮哥们天南海北的厮混,想最好连名字也一起玩忘了算了。深夜的时候我觉得很累,散了伙忽然才发现自己无家可归。冬天的夜晚很冷,街上早已华灯绽放,整座城市像一块流动的水晶。我游荡在车水马龙之间,一边望着超市雪亮的橱窗与琳琅满目的商品,一边哼着歌,强烈的日灯光开始晃得我睁不开眼。在一座古老而朴素的房子前我停了下来,四周不知什么时候已变得黑暗而寂静,马达声汽笛声远远的传来,我情不自禁的走进去,发现原来是一座教堂。

屋子里很温暖,有一种浓浓的宗教气息,庄严,肃穆而祥和。教徒们将课桌围成一圈在开会。我绕过他们向停着脚踏琴的西面走去,蓦然间我就看见了黑板上方的十字架,那是一个红色的木制十字架,竖比横要长很多,像一个活泼的老人,又像一个内敛的孩子,在那里静静的微笑。我静静地来到它的脚下,心底突然涌起一股超凡脱俗的情感,像独身来到一座雪白的房子里,平静,纯粹, 纯洁,所有的故事都被呈现出来,上帝的轮廓越来越清晰,人开始变得像将要爆烈的玻璃管般晶莹透明燥热不堪,自豪,羞愧,悔恨....所有的罪与乐都必须让自己去承担,我像一个忏悔的天主教徒,尽管我知道基督与天主教并不雷同。

“小伙子,爱上帝吗?“一个年迈的老人走过来惊扰了我的涅磐幻境。

“爱。可这十字架....?”我指着它说。

“耶酥曾经被钉在上面的,他承担了人的罪,三天后他就复活了。”她笑着说。“来吧,有什么话对上帝说吧,他会帮你的。”

我于是默默的低下头,像信徒一样虔诚的析祷。我想起《圣经.诗篇)中大卫的上行之诗.....我的心平稳安静/好像断过奶的孩子/在他母亲的怀中/我的心在里面真像断过奶的孩子。”忍不住潸然泪下。

走出教堂我感到一种前所未子有的轻松,仿佛一个死去的自己正在慢慢复活,我终于明白,,所有的还想的做的那些事包括事业,道德,爱情。它们紧紧的凝积在一起,月缠绕成一个沉重的十字架,像磁铁那样沉闷而钝重,而我已背负太久。人生中除了生活之外是应该还有一种东西的,那就是信仰。

十几年的无神论教育使我无法接受上帝的思想,至今看《圣经》也许仍会打嗑睡,但我无法不感谢基督,因为,是他用一种无言的方式教会我如何去面对生活中沉沉的十字架,以及用一颗豁达宁静的心去珍惜生命中的那些爱与永恒。